180分钟专访!王石:在乎钱,更警惕突然有钱,能不能驾驭…

2020-06-06 04:54:09 阅读 156 views 次 作者:姚文旭

回顾改革开放40年,自认是既得利益者的王石心存感恩。面对未来,他说要拥抱变化,保持谦卑的心态,虚心学习。十多年来,王石不间断踏上求学之路,慈善之外,他在以色列、日本都有投资,虽从万科退休,他说自己还要创造财富。在他看来,世界在变,人性不变,疫情过后,中国的机会才刚刚开始。

证券时报社长兼总编辑、新财富出品人何伟(左)对话万科创始人王石(右)

0 1

谈财富:在乎钱,更追求通过挣钱证明自己的能力

何伟:您从万科退下来近3年,从一个一线的企业家转型成一个社会活动家、慈善家。32年前(1988年),您放弃持股,选择做职业经理人,使您远离了富豪榜。本月初,您率领万科员工集体向清华大学捐赠了53亿元的企业股权,您说这是最好的归宿,能否介绍作出这一决定的过程?

王石:我1983年到深圳创业,公司股份制改造是1988年,股权的60%归国家,40%归企业,当时叫企业所得,即企业创始人带领的团队所得。红头文件下来的第二天我就宣布,放弃所有的权利。当时万科团队不大,我就是创始人。但是放弃之后,股权给谁、怎么用,当时并没有想清楚。

这样一晃32年过去了,最后才有一个归宿。这件事情出来之后,我没有想到有这么大的社会反应,而且很正面,这很出乎我的预料。我觉得这样的结果,应该是个缘分。

放弃之后,这部分股权的所有权、分享权,应该和我就没有关系了。那么具体该怎么处置呢?当时是这样安排的,首先成立了万科员工的互助会,用于帮助员工中家庭有困难、需要补助的。于是又成立职工委员会,即职工委员会拥有对股权的处置权,但没有所有权和分享权。我既不是委员会的委员,也不是主席,所以我是没有权力来处置的,当然最后处置给谁,我是有发言权的。在此期间,有需要补助的万科员工,但用的钱不多。我们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公司,来管理这笔股权,让它增值,但最终它依然需要被处置。

十年前,我们就明确,要在国内做一个国际一流的儿童医院。我在国际上考察发现,美国并不仅仅是个超级大国,全球最棒的、排名前十的儿童医院,大部分都在美国。我们最后决定,要在国内做一间一流的儿童医院。当时先后在上海、广州、深圳考察过,最后就差签买地协议了,不过看到规划,有一条地铁线要从儿童医院地下穿过,有地铁就会有震动,如果做防震处理,代价非常大,显然这个选址不合适,就搁置下来。随之而来就是股权之争,顾不上这件事情,等到股权之争基本眉目明确了,还是我率领这个团队继续管理公司,当时我做了个决定:退休,于是又考虑退休后怎么安排,这事就暂时放了一段。

去年有管理层提醒我,便又开始考虑,这件事情不能搁置,但是,原来做儿童医院的团队因为股权之争而散了,如果再重启,要重新搭建班子。这种情况下,发生了新型冠状病毒事件。

疫情发生后,万科率先向武汉捐了1个亿。随着疫情变成全球面对的问题,公共卫生与大健康得到了高度重视。就在这样的因缘际会之下,清华大学看到万科在抗疫和健康事业方面积极主动,便给万科发来了准备筹建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的信息。

我感觉到,如果这笔钱都用到这件事情上,就和全人类的命运共同体连在一起了,于是就和万科现在的团队以及职工委员会商量。大家很快就形成了一致意见,那就响应清华大学的呼吁。从信息给到我们,到最后签协议,不到1个月的时间。之后我感到自己了却一桩心愿,1988年放弃的股权,最终有了着落。除此之外,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感觉。

万科创始人王石

何伟:企业家对财富的理解不一样,马云就曾说,不要把钱看得太重要,要将钱看“轻”。您是如何理解财富的?

王石:单独说马云对财富不太重视,我不会轻易相信。马云这句话说出来,肯定有前因后果,脱离原文的单独一句话不能被理解为他不在乎钱,所以这个不好比较。至于我的财富观,因为我放弃了那么一笔财富,好像显得我对钱不太在乎?实际上不是的。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180分钟专访!王石:在乎钱,更警惕突然有钱,能不能驾驭… | NBA大全-专业体育资讯网